ZT--我对汪精卫的一些看法
(阅读6612次)


搜索本论坛中的历史图片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5375 【点出目录】
1ZT--我对汪精卫的一些看法

■ 花刺子模信使 New Zealand 2006-2-3 4:58:18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不少人相信汪精卫是为了和蒋介石争权才“投靠”日本的。窃以为这种说法不足取,理由如下:
  
  众所周知,汪精卫与蒋介石在政治上是一对夙敌,但这并不能用来解释汪精卫的所有作为。历史上有些政治人物为了理想、为了贯彻自己的主张是不惜牺牲政治生命的。汪精卫为什么不可以是这样的人?他的历史和人格都说明,他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汪精卫与蒋介石合作,出任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后兼外交部长)。这期间他心甘情愿地替蒋介石背黑锅,默默承受着国人的唾骂而决无半句怨言。当然,说汪精卫替蒋介石背黑锅也许过了头,因为国民党毕竟是汪、蒋二人共同负责的。不过,这一次的汪、蒋合作,可以说在汪精卫方面是竭尽诚意的,而在蒋介石方面就不然了。这一时期中国与日本签了不少局部的“卖国”协定,有些是蒋介石派他的私人代表同日方订立的,汪精卫事前确实一无所知。汪精卫身边有人曾劝他说:“上海的淞沪协定为汪先生所知的,而塘沽协定是事后才知道的,汪先生也应该分辩一下。”汪精卫答道:“绝不分辩,谁叫我当行政院长?行政院长就要负一切责任的!”可见,在国难当头之际,汪精卫早已抛开个人恩怨而置荣辱毁誉于不顾,抱着“跳火坑”的精神,愿意替国家负责,愿意替蒋介石负责。蒋介石呢,一时心血来潮也会在私下里对人说:“汪先生这几年为党,为国,为我,都说不得的,请你们不要再反对”。但他一到公开场合,又不肯说一两句这样的良心话了。
  
  另外,汪精卫一开始只想促成国民党中央改变对日政策,并无另立门户的打算。直到这种想法变得明显无望的时候,他才决定跳出来单干。汪精卫在离渝前夕,还与蒋介石作过一次长谈,席间仍极力敦促蒋介石同日本谈和。遭到蒋介石的断然拒绝后,方才下定最后之决心。有人说这是由于汪精卫还是惧怕当汉奸,但这不正说明汪精卫的动机在于“和”而非在于“权”吗?汪精卫一门心思都在这个“和”字上,只要能“和”,由谁来唱主角他是不在乎的。
  
  汪精卫是不是一个权力欲很强的人物呢?以他早年的言行来看,似乎不是。汪精卫在辛亥革命后谢绝了一切官职,偕新婚妻子陈璧君远赴法国留学。行前曾致函孙中山,说“弟平日自恨不通欧文,于世界科学真理茫乎不知其畔岸。前当破坏时代,或不必须精深之学术始能胜任。今则非其伦矣,政党已定共和,而弟所受之学说则日本君主立宪国学者之言也。吾党方提倡民生主义,而弟于此学
  殊无所闻知,逆计将来出而任事,不为国家之福也。现弟所有者只社会上之虚名,此等虚名,自误误人,不可久尸。故弟求学之念至坚,而不可摇。”1913年1月2日,袁世凯授其勋二位,汪精卫坚辞不受,他说:“革命党人姓名下缀‘勋二位’三字,是何意态?我辈苟有一毫功名富贵之念,不如自始不为革命。”
  
  我不相信一个人的基本性格在一生中会发生多么大的变化,何况那时的汪精卫已进入而立之年了,真要追逐权势,他是有足够政治资本的。当然,汪精卫后来终于还是成了一名“政客”(“政客”一词用在汪精卫身上太不合适)。他与蒋介石之间的政治斗争,我认为并不就能说明他热中权位。蒋介石在国民党内系后起之辈,论资历,比汪精卫差得太远,汪精卫有什么理由要屈居蒋介石之下呢?这恰恰只能说明是蒋介石而不是汪精卫热中权位。何况蒋介石以极端獨裁手段治党,召开“钦定”的三全大会,在国民党内人望尽失。汪精卫反对蒋介石的獨裁统治,抛开权力斗争的因素不谈,在政治上不能不说具有合理性。汪精卫的失败,在于他对蒋介石退让太多,不该退让的时候也一味退让,以至国民党内有人说“老蒋的獨裁,都是老汪一手做成的”。
  
  汪精卫毕竟是书生,一辈子摆脱不了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胡适说汪精卫“一生吃亏在他以‘烈士’出身,故终身不免有烈士的complex”。当烈士与当汉奸,二者对汪精卫来说是没有多大区别的。当烈士还容易些,当汉奸更难,汉奸不是人人都能当,更非人人都敢当。汪精卫的一生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历史上并不存在那个人格分裂的汪精卫,在敌占区南京做了伪国民政府主席的汪精卫,依旧是当年那个“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汪精卫。
  
   抛开政治行为不论,汪精卫就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人物,有着近乎完美的人格,在近现代中国历史人物辞典里,即使不说独一无二,也真是难得一见。
  
  汪精卫喜过简单生活的清教徒本性终身不改,他与陈璧君之间的爱情几十年如一日,至死未渝。凡看过陈璧君照片的人几乎都不敢相信她就是汪精卫夫人,更不敢相信汪精卫一生就她一个女人,因为她长得实在太丑了。金雄白在《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一书中写道:“汪精卫的功罪是非,尽管盖棺论定,且已尸骨成灰,但是他私生活的严肃,不但在近代政权领袖中,很少象他这样的人,即号称革命导师者,亦恐未必能如汪氏之终身不为物欲所蔽。”而“除了汪氏以外,汪政权中其他诸人,十九纵情声色。”我以为金雄白这段话说错了两点,第一,大凡革命导师,在私生活上多狂放不羁,列宁、孙中山、毛泽东之流,莫不如此;第二,汪精卫对陈璧君,早已超出“私生活的严肃”这样的范畴,由患难相从结成的忠贞爱情和战斗情谊,使汪精卫除了陈璧君外,不做第二人想。换句话说,汪精卫对陈璧君以外的其他女人压根就没有任何兴趣,可能连想都不会去想。这就是汪精卫的过人之处,在男人中,他真算得一个异类,而他与陈璧君之间的爱情,亦堪称近现代中国最伟大最经典的爱情之一。有人曾半开玩笑似地说:汪精卫连一个黄脸婆都不肯背弃,他会背弃国家民族吗?
  
  可笑的是,就因为汪精卫后来做了“汉奸”,后世的好事之徒竟杜撰出许多他的“绯闻”来。仿佛“汉奸”的人品一定是下作的,对爱情一定是不忠的,私生活一定是不检点的。而“革命导师”的风流,也成了浪漫;孙中山的老牛吃嫩草(请原谅我这么说),也成了敢于向旧礼教挑战。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为汪精卫“翻案”。我对“翻案”一词是极端鄙视的。就纯粹的历史研究而言,指斥为某人“翻案”无疑含有学术专專製的意味。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历史问题是不可以重新诠释的。汪精卫在大多数国人心目中是铁定的“汉奸”,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我也不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将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因为历史自己不会说话,而“公正”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秦桧死了快一千年了,可大多数中国人依旧把他当作“汉奸”来看待。秦桧还是代表南宋中央政府与金议和的,汪精卫却自己建立了一个伪政府,当然就更不可能见谅于后世。一句话,主流的意识形态不改变,汪精卫的“汉奸”属性就不会改变,这桩“汉奸”案在一般中国人心里是翻不了的。
  
  20世纪是一个民族主义盛行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人们宁可原谅统治者关起门来吃人肉,也不肯原谅形式上“卖国”而实际上为民众谋福利的行为。近代中国遭受列强侵略的屈辱历史使得中国人对于民族气节和国家尊严特别敏感。汪精卫虽然决不是那种在日本人面前点头哈腰的傀儡形象,但就凭他主“和”这一点,已足够使人们有理由认为他丧失了民族“气节”。近代中国在反抗外来侵略的战争中一次次地败于列强,一次次地和列强签定不平等条约,这种惨痛的历史经验深深地铭刻在中国人心里,使一般中国人对“和”产生痛恨心理,“和”已不再是一种委曲求全的现实策略,而成了千夫所指的卖国图腾。
  
  **转这篇文章过来,是做好准备挨砖头的,我同意文章观点,但是其他地方看到的反方言论基本上都是谩骂性质,有人能告诉我汪精卫到底干了什么卖国的事吗?
  
【点出目录】

60.234.229.* 注册 登录 看回应帖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5380 【点出目录】
2本站内有关汪精卫的80多篇文章

■ 回廊主人 中国 2006-2-3 21:42:17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ZT--我对汪精卫的一些看法》(花刺子模信使)
  本站内有关汪精卫的80多篇文章
【点出目录】

222.218.175.*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5388 【点出目录】
3没水平,还转贴呢你

■ 别愁 武汉合浦 2006-2-6 19:19:23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ZT--我对汪精卫的一些看法》(花刺子模信使)
  慷慨过燕市
  从容做楚囚
  无论如何慷慨,如何从容
  这样的人也不过准备好头颅让人家
  引刀成一快而已
  汉奸就是汉奸,无论如何,即使他心里不想
  事实上就是历史的反动
  我看过一本高陶事件,就是当初追随汪的2人反回爱国立场
  或许汪当初确实无奈,但是错已铸成而不知道悔改
  结果如他所说,中国这么大,是 我一个人能亡得了的吗
【点出目录】

222.218.175.* 注册 登录 看回应帖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5392 【点出目录】
4多谢指教,还有问题

■ 花刺子模信使 New Zealand 2006-2-7 6:31:56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没水平,还转贴呢你》(别愁)
  首先我得承认我水平不足,学理工出身的,中文不太好,文字比较幼稚,不会长篇大论的论证,只会说出自己的观点和评就。论战我可就认输了,可要说服我还的要给些事实。
  
  转贴是因为他完全说出了我的看法,而我自己是没有办法如此清晰地引用各种论据。惟一一点异议是文章没有说出汪精卫对共*产*党的认识过程,这也是很多人没有注意的一点。似乎汪精卫他很相信苏联的宣传,以为真的就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而且当时王明等布尔什维克领导人也完全听从共产国际的命令。所以当他看到罗易交给他的共产国际电报副本时,从此之后对中*共的态度急剧改变。他可能认为一旦中*共获得政权,就会将中国并入苏联,因而返共一直都是他工作的重点。我觉得这也是他寻求与日本合作的一个原因,不过这些只是对他心理的推断,不能作准。
  
  一言断定汪精卫就是汉奸(且不说汉奸这个词没有明确定义,很多时候只是诛心之罪),但又说不出个道道,这样没意思。反方所举例子,大多集中三方面:
  
  一是在重庆政权之外另立政权。难道要沦陷区所有民众都自杀不当顺民?难道在沦陷区就不能有人组织民众生活好些?难道沦陷区分裂为北方的临时政府和南方的维新政府会比惟一的汪政权更好?
  
  二是成立伪军打击抗日力量。但是在沦陷区的人力资源对于战争可是无价之宝,他不利用就会被日本征用直接指挥,因而成立伪军也有合理之处。此外,我看的所有资料都没有说伪军和国民党军队有什么战斗。对共*产*党军队的打击倒是有一些,但共*产*党军队韬光养晦,想打也打不着。
  
  三是承认满州政权。这个问题上只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有道理,如果二战轴心国赢了,美英也只能承认满州独立;如果盟军赢了,满州政权也必然垮台。因此是否承认满州国并不影响大局,何况当时还是轴心国占优呢。并且当时英国妥靖政策下德国吞并波兰的例子也会让人存在当中国国力超越日本之后收复失土的希望。
  
  我并不奢望能够洗脱汪精卫汉奸的罪名,而且抗日的宣传也需要一个引导民众攻击的靶子,其实这也是他自己能够预料到的结局。我只想搞清楚为什么他情愿牺牲一个读书人最珍惜的名节去做这些“卖国”的事情,难道他真的能够做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另外回站长的话,之前关于汪精卫的文章我都看了,而当中绝大部分都是由交流中转贴的“真实的汪精卫”这本书,虽然为汪精卫说了很多好话,但关于他的具体行径并无太多说明,基本上都是根据日本的资料对汪精卫的心理进行推断。可信度不如金雄白写的“汪政权的出场和收场”。
  
【点出目录】

60.234.229.* 注册 登录 看回应帖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5393 【点出目录】
5评判历史人物

■ 回廊主人 合浦 2006-2-7 12:47:22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多谢指教,还有问题》(花刺子模信使)
  品评历史人物的确很容易进入道德判定中去。道德判定只是对历史人物进行评判的一个方面。不能因为符合我们感情的一个负面的道德判定而影响了对历史事实的合理性的判定。
  
  汪精卫的行为与敌国合作,组织武装推番一个本国的合法政府这一行为即已为国法不容,这是无可翻案的,但以此标准而行,则远如伍子胥,近如孙文,蔡锷,陈独秀,周恩来之辈又如何评定?况且汪精卫之与日本合作,不能不与他在孙中山领导下有长期与日本人合作经历的历史影响。
  
  当时的中国,社会广大普遍人民及其生活种种与明清以来无异,即我国的基础还是一个十六七世纪的社会。而日本,经过近乎彻底的换血已经成为一个十九、二十世纪的国家。
  
  从长时间远距离来看,1840年以前,本国长期存在的生产方式而导致“欠发达状态”,本国人民所受奴役和压迫并且没有自由的生活,列强到来之前就已经存在。正如康有为给皇帝的奏折指出的,人民生活“穷苦如牛马,讼武断,狱黑苦”,这绝非想像中田园牧歌般的情节,即是知识阶层亦“地球大势,惘无所知”,更说不上明白议院议局和选举种种权利。(见《进呈突厥削弱记序》
  
  自1840年以后,西方列强和日本对我国的侵凌,是世界资本主义运动在全球展开的一个部分。资本主义代表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竞争使它打破了国家和民族的地域界限,将一切吸入资本的控制,它不许存在这样的一个中国这样的一个封闭的区域,这是商业社会和农业社会的竞争。这是一个具有“历史长期合理性”的运动。
  
  但是我们不能就此同意:列强的所作所为是合理的。我们不能同意,因为人类社会不仅仅是由物质构成,还是人的社会,一个潮流、运动有多个层面,“历史长期合理性”代表的是一个大方向,人的价值和尊严得到解放和尊重也是长期合理性的一部分,一切反人道和人性的作法都必须批判
  
  推荐读本站的收录的《〈停滞的帝国—两个撞击的世界〉结束语》(共5个网页)
  
   另,花刺子模信使:你好,你的文章中有好些地方很合我意。我也算是理工科的。呵呵。
  
  
【点出目录】

222.218.184.*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5529 【点出目录】
6蒋介石请汪精卫反共

■ 回廊主人 中国 2006-4-7 12:32:57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ZT--我对汪精卫的一些看法》(花刺子模信使)
  1927年4月1日,汪精卫抵达上海,蒋介石率吴稚晖、李石曾、李宗仁、白崇禧、柏文蔚、古应芬等人,前往汪精卫下榻的孔祥熙公馆,就返共“清党”等问题同汪秘密会谈。
  
  蒋介石要求汪精卫留在上海领导国民党,制裁共铲党。蒋介石说:“你切不要到武汉去”,“总要把共铲党消灭了再讲”。蒋希望与汪一起到南京去成立政府,与武汉政府分庭抗礼。4月2日,吴稚晖、张静江等8人召开监察委员会,提出“弹劾”共铲党呈文,称“现中国国民政府,已为俄煽动鲍罗廷个人支配而有余”。
  
  汪精卫表示:“共铲党实以本党为利用品”,苏俄不过是“把我们国民党当做工具”,他认为国共两党“不容继续相安”。但他一不同意立即分共,二主张召开国民党的会议来解决,不用武力解决为好。
  
  他一再申述总理的容共联俄及工农政策不可擅变,并郑重地表示:“我是站在工农方面的呀!谁要是残害工农谁就是我的敌人。”与会者同汪进行激烈的辩论。吴稚晖十分激动,向汪下跪,求其改变态度,并留沪领导。汪则赶快后退,一直退上楼梯,并连声说道:“稚老,您是老前辈,这样来我受不了,我受不了!”
  
  3日,蒋、汪达成以下协定:(一)4月15日在南京召开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解决“党事纠纷”问题,四中全会之前,由汪精卫通知陈独秀,要各地共铲党员暂时停止一切活动,听候开会解决;(二)武汉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所发之命令,“如有认为妨害党国前途者”,可拒绝接受;(三)党政军各机关团体的“最高级长官”,有权取缔、制裁“阴谋捣乱者”;(四)“凡工会纠察队等武装团体,应归总司令部指挥”,否则认其为“阴谋团体”,加以取缔。
  
  蒋、汪取得谅解后,蒋介石发表“拥汪”通电宣称:“汪主席为本党最忠实同志,亦中正平日最敬爱之师友”,关于“党国大计”,已同汪“恳切晤谈”,在汪复职以后,“所有军政、民政、财政、外交事务,皆须在汪主席指导之下”,他要求各军师长对汪要“绝对服从,诚意拥护”,使其“得以完全自由行使职权”。
  
【点出目录】

202.127.20.*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双击页面自动阅读 | 单击暂停   

 总11910 【点出目录】
7想不到~~

■ 别愁 武汉合浦 2010-7-13 14:27:51 【作者文集】直接联系作者

回应 《多谢指教,还有问题》(花刺子模信使)
  忽然看到一个很偏激的帖子~
  我心说这是谁啊....
  没想到居然是我。
  
  年少轻狂啊...如今只剩一声长长叹息了。
【点出目录】

124.227.69.* 注册 登录 回复此贴 最新发帖榜

www.epicbook.com        

【回廊首页】 【论坛流水薄】 【所有主题】 【更多图文】
音乐背景】
图记历史】
人 物 卷】
文献名篇】
史海勾沉】
击节三叹】
观点对话】
登录

注册